本土作家杨宓新书《爱的天空》即将出版

作者: 地理  发布:2019-01-14

  蓉城年轻漂亮的才女和毕业于国际名牌大学、从美国回来创业的富翁之子相恋并结婚。婚后两人虽然感情很好,但公主和王子并没能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一次,女主角在西藏旅行途中遇险,命悬一线,勇敢英俊的男导游舍命相救。特定的环境和条件,梦幻与现实中,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返蓉后的女主角在内心留下了阴霾,她会如何面对深爱自己的丈夫?又如何对待自己怀孕的事实……

  这是我市作家杨宓即将出版的小说《爱的天空》所讲述的部分内容。蛰伏2年多,继《蓝色子午线》之后,杨宓将视角从关注转型期社会矛盾冲突转向对准家庭,思考现代人的爱情和婚姻,引发爱情故事背后关于道德、伦理、人性的探讨。

  杨宓走路速度轻快,但这并不妨碍他思考爱情和人生。事实上他对爱情和社会现象的观察既广且深。拿他的话来说,“爱情就像一坛酒,在时间的浸润和感情的酝酿下,越显醇厚。”

  小说《爱的天空》的关键词是爱,杨宓理解这种爱是广义的,既有爱情也包括亲情和友情。他希望吸引读者的不仅仅是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而是在掩卷后能有所思有所得。

  “每个人一生中都难免犯错,尤其是在特定环境下,那么当事人及他们身边的人如何面对这些过错?是埋怨憎恨还是宽恕自省?”杨宓反问。

  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婚姻和家庭会遇到一些冲突矛盾,他主张应给予对方足够的宽容,而非简单地分手了事。同时,面对各种诱惑和不确定,他也认为应该采取理性、自省、克制的态度。

  小说采用半开放式的结尾。临近尾声时,作者借用一位藏族老阿婆的话传递了自己的观点:“罪不在他们。”

  对于这样的安排,杨宓自有一番匠心:现实生活往往并不按照人们事先设定的轨迹运行,生活在进行变数就会不断发生。这样见仁见智的人生话题,他希望留给读者更多的思考空间。

  《爱的天空》中有大量关于藏区生活的细节,故事背景在雪域高原和大都市之间反复切换,作者的家乡雅安也被巧妙地安排在了小说中。

  杨宓坦承自己有浓郁的藏区情结。其外祖父和母亲均在高原工作生活多年,作者本人也多次深入藏区。

  “我一直想写部反映藏区风情的小说,2005年开始构思如何将雪域高原和现代都市生活联系起来,同时还得反映现代人所面临的困惑。”他说。而最终的动笔除了创作的灵感也有责任感的驱使。

  生活中,杨宓见过许多面临情感困惑、最后因处理不当而追悔莫及的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提起笔,传递一种理性、豁达的人生态度。

  和杨宓已出版的小说《蓝色子午线》类似的是,《爱的天空》也写现代人的生活并关注人性。不同的是在《爱的天空》中,作者几乎没有设置所谓的“反面”角色,好和坏,善与恶都相对模糊。

  “每个人物都有其缺点,自私的一面,人其实是多面体,善与恶往往存于一身,看你是扬善抑恶,还是扬恶抑善,我是想通过故事探讨人性和欲望。”他说。

  异域风情、白领丽人、瑜伽、跑马场、青藏铁路……杨宓为这部小说注入了更多时尚元素。“可以和读者更为亲近,但内核仍然是讲传统文化的东西,精神不能丢。”他说。

  “女主角坐在开往西藏的火车上,藏北草原的色彩愈加绚丽,金色的夏季牧场,大片大片的牦牛群、羊群,悠闲的牧羊人……她正被藏区的动人景致深深陶醉。蓦地,远处广袤的草原上升起一抹红点。待红点越来越近,她才看清原来是一头高大的枣红马,马背上一个英俊健硕的青年男子正策马飞奔……”

  作家用镜头语言讲述故事,一幅幅画面不断在记者眼前闪过。事实上小说中也多采用了镜头式语言。杨宓表示,刚开始打算写纯粹的小说,后来有意识地向剧本发展,不想就写成了现在的这种剧本式小说。

  在文学艺术和市场之间,他走了折中路线,“走在追求文学艺术性和兼顾市场的道路上。”他评价自己的作品。

  “社会在变化,现在受众面的口味改变了,完全搞纯文学创作发行量上不去,当然也不能一味迎合市场。”他平静地说。

  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傅恒读过《爱的天空》后说,“写小说就是传达作家对生活的思考,在《爱的天空》中杨宓按照他自己的见解,往下延续了这个人物纠葛比较复杂的故事。故事的走向应该有多种,杨宓根据自己的思考,选择了宽容。这是一个宏大的立意,也是一种倾向美好,倾向人性温暖的主题,相信不少读者会赞同杨宓对生活对人生的思索。”“杨宓对小说的人物关系有精心的思考,精心的设计,因此,才会像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样,令故事有了当然的起伏波澜,有了华丽的心灵碰撞,也才产生了感人的情节。”

  文学评论者山鹰认为,《爱的天空》倡导的是中国式的爱情观。它对现代人的爱情、婚姻、家庭观具有一定的启示。读这本小说不断的唤醒着我们内心深处那些民族的、中国的,被现代工业文明所掩饰了的文化心里特质,那就是,作家创作小说的根源和动机来自这种中华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儒家文化的原型。《爱的天空》言爱、言欲,却贯穿了中国人对于二者的富于辩证的思想智慧。这样的智慧来源于儒家的正情节欲的学说。

  我市文艺工作者邓健生评价小说《爱的天空》取材独特,切入点很好。他从三个层次来解读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理解:爱是包容和理解,但现在的年轻人更多侧重自我,强调所得而非付出。小说中有极多的矛盾冲突,在冲突中人物通过自省内心得到净化,最终归于和谐。此外,这部小说中人物的性格和成长环境虽各有不同,但骨子里都没有丢掉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内核。

  成都某文化传播公司编辑于立荣表示,《爱的天空》故事结构紧凑,文笔流畅,对人物内心刻画深刻细腻,让人想一口气读完。

  社会转型期给爱思考、喜欢动笔的人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机会。“写小说对我来说,既不是完全取悦市场也不是纯粹的自我娱乐。有一种责任感的驱使。”他说。

  杨宓认为,人们不应把作家拔高。在现今的创作环境下,作家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并坚持道德良知,不能一味迎合市场。

  “最满意的作品?呵呵,套用一句现在时髦的话,我最满意的永远是下一部。”杨宓笑笑说,他表示自己的作品虽不敢说是优秀的,却都是呕心之作,感觉现在写作状态较好。

  也许,写文章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也是让自己安静的过程。很多时候文字是出口,写字的人其实并不寂寞。 记者 曾毅

本文由永利皇宫643.com于2019-01-1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