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现唐朝扬州道“造船大使”墓志 墓主曾为唐

作者: 人文专栏  发布:2019-06-16

  昨天,网上一则有关西安发现唐朝“造船大使”墓志的新闻,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尤其让扬州人感到惊喜的是,该墓志的主人叫唐逊,为唐朝简州长史,曾因为攻打高句丽被任命为“杨州(今日扬州)道造船大使”。更有专家推测墓主的父亲之死可能与隋炀帝争夺帝位有关。

  近日,西安发现一唐朝造船大使墓志,据了解,该墓志为泾阳县王永安先生所捐,长、宽均为58厘米,志文38行,满行39字,楷书,志四边饰蔓草纹,志文详细介绍了志主的身世、官职等。

  专家发现,该墓志志文写于武则天时期,出现了很多“则天新字”,这是该墓志的一大特色,也为研究“则天新字”这一重要文化现象提供了珍贵资料。这些新字包括照、月、日、天、地、授等,在今天看来属于异体字。

  据介绍,公元690年,武则天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周”。在文字上,武则天创立了“则天新字”(也称则天文字)。“则天新字”大多是象形和会意字。关于“则天新字”究竟有多少个,由于收录有所有“则天文字”的《字海》已经失传,历来众说纷纭,有12个、18个、19个等说法,目前学者争论不一。这些新字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武则天后来给自己取名的“曌(zhào)”字。

  墓志是揭秘墓主人身份及其生平最有力的证据,根据西安发现的唐“造船大使”墓志上的志文可知,该墓志的主人叫唐逊,为唐朝简州长史。同时,专家发现,千余字的志文内容翔实,涉及了不少历史故事,其中就包括唐太宗征伐高句丽的历史。

  唐逊一生中官职较多,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造船大使”。“造船大使”一职的由来,则源于一段重要的历史,那就是唐朝征伐高句丽。642年,渊盖苏文杀死高句丽荣留王,为讨渊盖苏文和保护盟友新罗,唐太宗决定征伐高句丽。645年唐太宗亲征,未达预期效果。647-648年,唐太宗下令先后从陆上、海上进攻。因水路作战对船只的需要,大约647年前后,唐逊被任命为“杨州道造船大使”,为唐军的渡海作战制造战船。“由是水路二轨,舳舻千计,大人凭于利檝,汝济巨川;将军美于造舟,我浮于海。”看来造船的水平高,规模大,成绩斐然。《强伟墓志》提及贞观二十一年,辅佐唐逊、王波利造船之事。可见唐逊也是唐代造船业的重要人物。

  在扬州曹庄发现了隋炀帝和萧后的墓,考古专家也期待有更多的新发现,破解历史谜团。在对唐逊的墓志的志文进行研究时,西安碑林博物馆专家马志祥发现,唐逊的父亲唐懿之死,可能与隋朝皇太子杨勇与杨广(隋炀帝)争夺帝位的斗争有关。

  志文中也详细记载了墓主人的家世。因为志文提到:“父懿,随平原王府长史,太子通事舍人,华州华阴县令,春秋卅五卒。”墓志对其英年早逝的原因并未明言,只说唐懿富有才华而未得到发挥。事实原因如何呢?马志祥认为,有可能是死于隋朝太子杨勇与杨广(隋炀帝)争夺帝位的斗争中。因为由志文可知唐懿原为太子杨勇属下,杨勇被废太子,其属下多遭不幸,唐懿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西汉时期,扬州就设立了官办造船工场。扬州是唐代最重要的造船基地之一。大历年间(766-779),盐铁转运使刘晏在扬州扬子县建成了10个大型造船工场。刘晏任职期间,共造了2000多艘船只。除制造适合江河中行驶的船只外,扬州还能制造大型的海船和端午节各地举办龙舟竞渡用的比赛船只。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认为,唐代扬州是造船重镇,唐太宗曾命十二州工人造大船数百艘,扬州是十二州之一,大历年间扬州造船数千艘,每艘船载重千石。一直到咸通末年,扬州才将船只的载重降低为每艘五百石。从这时起,扬州的造船业渐渐衰落,“这方墓志无疑为扬州造船史提供了新的重要史料。”

  扬州建城史可上溯至公元前486年,古代有时作杨州(汉碑中杨字皆从“木”,从“手”系后人所改,王念孙有详细考证),相当于现在的“省”。扬州的名称最早见于《尚书·禹贡》:“淮海维扬州。”这是古人心目中的一个广泛的地理概念,包括了今淮水以北、黄海、长江广大地域内的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等省。

本文由永利皇宫643.com于2019-06-16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