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国二十个末代皇帝的命运夏桀商纣周赧王

作者: 人文专栏  发布:2019-01-14

  周朝(包括西周和东周)是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朝代,延续了八百年。开国的文王、武王确实有异乎寻常的作为,但到了末代子孙周赧王就成了可怜虫。他所管辖的,只剩了三四十座城池和三万多人口。强大的秦攻打过来,这位执政五十九年的周赧王还想凭自己的“天子之威”拼搏一下。凑集了五六千人之后,便向许多富户借钱,用来做为军饷,并写下了字据。结果,他凑集的那几千个乌合之众一遇上秦军就溃散了。富户们便聚到宫门大吵大闹,索还借款。周赧王不敢见人,躲在宫后的一个高台上发抖。后来人们称那个台子为“避债台”。没办法,周赧王只好向秦称臣。没过一个月,这位可怜虫就死了。

  正式以“皇帝”自称的是秦朝。秦始皇的“始”字,大有“以我为始,承袭万年”之意。可惜,建国只有十五年就被推翻了。秦始皇的次子胡亥在太监赵高的摆弄下当了皇帝,并治死了其兄扶苏。随后,赵高又派心腹杀掉了胡亥,假意立了胡亥的侄儿子婴为皇帝。但赵高发现了子婴的不驯,又派人把他骗进宫中杀死。

  秦始皇被后来的某些偏爱此人的人仰慕为第一流的政治家,但此人非但称帝不久,而且株连出二子一孙的惨死。导演此悲剧的,竟然是一个“下九流”式的人物赵高。看来在皇帝的“个人意志”之外,还有超于“人为能愿”的历史时势在起作用。

  取代秦而建立了汉,此后又使汉延续了近四百三十年,大不易也。这中间,出的乱子也不少。除了先后两个外戚集团(分别以吕后、梁冀、何进为首)掌权,王莽篡政,宦官操纵之外,单是皇帝不足几岁、十几岁就死了的也有一大串。不过最终成了汉朝末代皇帝,且又忍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要强作“禅让”之态的是汉献帝。

  到了汉献帝时,他早已不是唱出《大风歌》的刘邦的那种威风模样,而是听命于各种社会势力的软蛋,看来,任何人做的皇帝梦(特别是秦始皇、汉高祖等做的万世永昌之梦),最终都会将美梦演化为恶梦,而又必然以末代子孙的惨剧做为句号。

  曹操是绝顶聪明的人,他的权力是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候,仍然不公开地自当皇帝。但他的儿子曹丕却等不及了,自己强迫汉献帝让了位,当了皇帝。但最终的结果怎么样?魏仅仅存活了四十五年。自曹丕之后,做为接班人的曹睿、曹芳除了荒淫就是无能,大权早已落在司马氏一族。曹芳被废之后,继承人曹髦是个“二百五”,除了写一首只能授人以柄的《潜龙诗》之外,还发昏般地带着几百个兵卒去攻打司马昭,结果只能被杀。换上去的傀儡曹奂,其实只是个活死尸而已。曹操文武全才,“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何等威风!无奈子孙不肖,有极大的必然性!

  “后主”是个不吉利的词儿,往往与亡国之君同义,而且,在德行和才智上也颇差。历史上的刘禅刘后主、陈叔宝陈后主、李煜李后主之流,虽然都凡庸,但有的还在弄文弄艺上有某种“雅趣”。唯独刘禅,几乎一无所能,是个十足的笨蛋、糊涂虫兼花花公子。亡国之后被赐以安乐公,居然也无大忧愁。想起他爹刘备和一伙能人如“五虎上将”特别是诸葛亮的创业之功,最终败在这样的不肖孽子手里,真正的智者应以“必然”论之。“父传子,家天下”的历史法则之一就是一代不如一代。无论什么样的能人想“突破”这样的法则,越卖力气就越近于悲哀。

  中国历史上有个怪现象,很多朝代大都兴盛于西和北而衰亡于东和南。无论是西周变成了东周,还是北宋变成了南宋,都是不祥之兆。晋也不例外。司马家族篡魏建晋,即西晋,也曾风光一世。一经南逃,称之为东晋,就渐渐逼近了完蛋。虽有“竹林七贤”和陶潜等文人的文化润色,有祖邀、陶侃等人的政治修缮,但高低无法逃避晋政权的终结。东晋的末代皇帝司马德文只当了两年的皇帝就垮台了。一个人只当两年皇帝就完蛋,而且成了亡国之君,司马懿及其子司马师和司马昭在九泉之下,一经忆起当年篡魏时的神气,不知有何感想?两晋加在一起,仅仅一百三十五年,也应归在短命之列。

  南北朝的陈朝,亡国之君陈叔宝被隋军攻灭时与妃子一起跳井。后世人称那口井为“胭脂井”,以此不难想出陈叔宝的荒淫生活了。

  此人本来就是在兄弟之间的相互残杀中侥幸登位的,称帝之后昏庸得很。不过,除了十分迷信、溺于酒色之外,还有一点文艺才能。据说舞曲《春江花月夜》,就是他作曲兼导演的(诗是后人写的)。

  似那样的亡国之君,跳井是必然的也是最佳的归宿。和后来的另一位后主李煜做了俘虏还在以诗词作秀相比,毕竟显得有点“勇气”。

  他是南北朝结束时划的一个句号。但“后主”做为一个不吉祥的名词,又绝不少见。

本文由永利皇宫643.com于2019-01-14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