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16岁还在打架他已是京城副科级干部说说李靖

作者: 人文专栏  发布:2019-11-13

  西元581年,春二月,北周相国隋王杨坚代周称帝,国号为隋,改元开皇,是为隋文帝。此时距周武帝驾崩尚不足三年。此时,未来的大唐卫国公,虚岁十一岁。隋文帝以其大舅和州刺史韩擒虎为庐州总管,镇庐江,开始做灭陈的准备工作。

  西元582年,隋开皇二年,陈太建十四年。正月,陈宣帝崩。太子陈叔宝即位,是为陈后主。

  杨坚篡位之后忙着练内功。首先,他下诏于汉长安城西北营建大兴城。工程的总负责人为高颎,总设计师为宇文恺。至开皇三年(西元583年),大兴城建成,即为后来大唐帝都的雏形——长安——倭人之号称“宇宙の都”者也。大兴城外郭城东西宽9721米,南北长8651.7米。总面积八十余平方公里,为中古时代地球上最大的城市。这一年,李靖虚岁十二岁,他的二舅韩僧寿在和突厥的作战中击败了突厥人。

  《旧唐书.李靖传》上记载他“姿貌瑰伟,少有文武材略”,这“姿貌瑰伟”是说他长得高大英俊,气度不凡,虽然和独孤信的“侧帽风流”与 潘岳的“掷果盈车”相比还有些差距,不过也是难得的气质不凡的美男子了。历史上这个词也曾经用来形容英雄盖世的前秦大帝苻坚。由此可见,少年时代的李靖无论如何至少也算是同辈中出类拔萃的知名人物。

  隋文帝先是对突厥采取远交近攻、分化瓦解的策略,派出长孙晟等人对突厥内部各方势力挑拨离间,进而成功制造了突厥汗国的东西分裂。紧接着,伐陈事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

  西元586年,隋文帝开皇六年。十六岁的李靖初入仕途,为长安县功曹。《大唐故尚书右仆射特进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赠司徒并州都督卫景武公碑(并序)》(以下简称《卫景武公碑》)载“年十有六,长安令调为功曹。”隋的长安与大兴(就是后来的万年县)两县都位于大兴城内,为隋中央政府所在地,其地位大致相当于现代的北京市西城区。功曹的职能有些类似于现代的人事局长,一般在隋代,普通的县功曹是不入流的,也就是没有品秩,不过长安、大兴两县由于是所谓的“赤县”,地位特殊,县令高配为正五品,而其功曹也能够视同从九品的职事。

  与袭爵唐国公的李渊相比,李靖的起点就相对来说差了一些——唐国公李渊,十六岁的时候初入仕即为隋文帝的千牛备身,这在当时是正六品的职官,大约至少相当于现代的正处级实职干部——是当时世家子弟入仕的最高起点。而李靖所任,如果按照品秩来对照的话,大约只相当于今日的副科级。不过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因为一般的官宦家庭子弟,在当时大约要到三十岁左右才能做到流内官,而如果只是普通平民出身,则绝大多数情况下一辈子都做不了官。所以李靖能够在十六岁的时候做上长安县这天下第一县的功曹,那至少也证明其家族具有中层以上门阀的实力了。(今天就是最顶尖的太子党恐怕也没能力把自家十六岁的儿子给弄到北京市西城区人事局长的位置上吧?)

  古代的品秩,与现代的行政级别,并不能严格的对照,只是提供一个大致的参考。

  如果非要扯上现代的行政级别的话,有些情况解释起来就比较麻烦,比如我们上面说到长安县的功曹当时为从九品,而九品大致对应现代行政级别的副科级,长安县在大隋的政治地位大致相当于现代的北京市西城区,而作为直辖市下属的区,现代北京市西城区的人事局长的行政级别至少应该是正处或者副厅。那么事实上就出现了古今行政级别对照严重脱节的现象。这主要是由于古今行政官僚制度的差异造成的。

  依照我国现代的行政官僚制度,政务官和事务官没有严格的分区界限,地方行政长官与地方部门主官完全由事务官逐级升迁而来。上下级官员之间的行政级别是逐级递进的,其间不存在级差空隙。因此,在地方行政主官对应级别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古今地方政府中相对应的部门主官的级别差距就很大。

  而在大隋皇朝的时代,如功曹这样的诸曹官,更多被看成地方行政主官(令、守)的僚属,也就是按照现代国家官僚体系中政务官和事务官的划分界限的话基本上会被归为事务官,与令、守这样的政务官存在很大的级差空隙,而且往往也成为难以逾越的迁转鸿沟——事实上,中古时代官员有很大的辟署权,也就是中央政府只任命地方的主要行政官吏,然后该官吏辖下部门的辅佐官僚由该官吏自行选择任命,上级政府不干预,也不授予其朝廷的行政级别和俸禄。但是这种方式,容易造成地方官大权独揽形成割据,不利于中央集权,所以朝廷为了加强集权,就逐步把辅佐性质的官僚岗位的任命权也收归朝廷了,先是将关键性的主要岗位的任命权收回——这主要是在南北朝时代,然后慢慢加强,到宋明以后,地方官自行任命佐吏的权力已经很小。

  那么我们未来的大唐卫国公在大隋朝担任的长安县功曹都需要从事些什么工作呢?县功曹的本职当然首先就是管理本县的人事工作,同时还可以预闻政务,长安虽然只是一个县,但毕竟是大隋皇朝一千一百二十四个县当中的“天下第一县”,因此其属吏的配备,自然也比那些边远小县多得多——整个长安县政府自县令以下,配备编制内的正式工作人员合计一百四十七人——驻京的州郡以及中央各个部门的人员不归他们管。

  大隋皇朝的首都大兴城,据说是当时地球上最大的城市——这应该是没有疑问的,南北朝时代的另外几个特大城市中,北魏帝都洛阳曾经遭到高欢的毁灭性破坏,北齐首都邺城在杨坚讨平尉迟迥后也被彻底破坏,而曾经号称黄帝纪元三十三世纪上半叶地球上最繁华城市的建康城则在侯景革命和此后萧氏诸王的争权夺利中被破坏的面目全非,虽然经过南陈二十几年经营,毕竟难复往日繁华。

  ——这是一个面积达八十四平方公里,由东西十四条大街,南北十一条大街划分成 一百一十个“里”(唐时称为坊)组成的巨大城市,这帝都如同一个严整的棋盘。长安县就主管朱雀大街以西的五十五个里坊,大兴城的平均每个里坊有将近一万的人口,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数字,因为同一时期皇朝一个中等规模的县的全县统计人口大致也就这个数字。长安县辖下的人口大约有五十万之众,因此日常的政务也就特别的繁重——长安县作为朝廷的所在地,天子脚下,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人际关系盘根错节,也许一件小事就会牵涉朝廷的某个重量级人物,人事安排方面更多就要考虑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因此担任这份工作恐怕首先得要有在十个鸡蛋上跳舞的本事,才能彻底摆平各方的利益诉求吧。

  当然李靖先生的任职也有他的优势,因为有如前所述的其祖父李崇义先生担任雍州大中正的历史渊源,加上其“五姓七望”的门第出身和五世以上定居京兆的悠久历史,在日常的地方行政交际中应该是游刃有余的。

  《卫景武公碑》对此次任职的原因,也作了说明:“盖以望表黄图,光膺礼贲,英标赤县,不谢弓招。”就是说因为他门望极高,文武全才,英武闻名天下,弓矢不离左右——所以才有这么个机会。

  不过,我们的李功曹大人并未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太久,很快就高升进入了雍州府,(《卫景武公碑》:“俄而雍州引升宾贡,擢策……”)由于字迹缺损,实际上后人并不能确认李靖升任雍州何职,不过这无疑是向权力中心又靠近了一步。按隋代惯例,自郧公韦孝宽去世后,通常雍州牧由皇族的亲王出任。因此李靖的升迁也许是走皇族上层路线的结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永利皇宫643.com于2019-11-13日发布